一杯毒奶+

瞎几把乱磕
富贵平安是真的
底线@沈安龄

空岛1-5

冲鸭!!!加油!!!

沈安龄:

乡村爱情与自己媳妇自己养的故事
7岁年龄差注意避雷
重度OOC预警

1.
黄明昊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躺在寝室的床上,直直看着天花板上艰难运作的风扇,没有多少纠结就决定无视掉对面床铺吃东西就没停下来过的范丞丞。
温度高得搁室外大太阳底下的烤架放两条串,火都不用点就能直接坐旁边等吃。自然这是黄明昊等人一厢情愿的想法,为难英雄的还是热,毕竟这个天坐在太阳底下撸串被一块烤熟的危险系数可不低。
偏偏世界上就存在像毕雯珺这样子的奇人异士,没有课的时候也老往外跑。导致的直接后果是现在同宿舍的几位看毕雯珺的眼神都不太正常。

我恨不得去老师办公室偷个卷子,再怎样都比待屋里强。黄明昊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翻了个身坐起来面对着范丞丞说,一天天这样泡下去真是太无聊了。
范丞丞说,你要真想去就去呗,我就不信了吃饭都舍不得移动尊步去食堂打饭你还能去偷卷子?开啥玩笑?

黄明昊连带平时和范丞丞斗嘴的心情都没有,兀自下了床把在寝室的各个角落四处飘零的纸牌拾搂起来,一边招呼道:嘿,趁今天生管阿姨不在,赶紧来一局,三缺一赶紧赶紧的补上。
范丞丞拿包零食砸到黄明昊的床位上:宿舍就咱俩你上哪找第三个人玩牌?

这不是正廷哥一会儿就回了吗,我先准备准备,等等我们合伙宰他一笔。黄明昊俨然不觉得这是个问题,兴致勃勃地在纸牌上动着手脚,范丞丞你当你昊哥四个A是白藏的?

你就藏俩王也啥没用,我们抽盲的。赢了也就那样,反正朱正廷惯会耍赖。范丞丞给他泼凉水,要打的趁正廷哥没回来,他这人老没牌品。怕了怕了。

呵。黄明昊笑道,怎的你还寻思雯珺哥陪你玩?不怕像上次那样把底裤都输没掉?
炸斯汀你真好意思说上次啊,范丞丞冷笑一声,上次咱俩一伙的知道不?你老帮雯珺哥翻我的干啥?

去去去,谁跟你一伙的。黄明昊嫌弃,蛇鼠一窝说的什么知道吗,我才不和你狼狈为奸。上回那个我叫作弃暗投明,放弃个人利益而坚定正确的选择。

范丞丞被气笑。

话说雯珺哥大清早的就出去是要干什么呀,这么热天。黄明昊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暂停了手中的动作。福西西你说雯珺哥不会谈恋爱了吧?正常自个儿补裤子的大老爷们怎么可能一天天里外死活不着家?
哦,雯珺哥好像被楼上老师托了去小学部帮忙接孩子了。
帮忙接孩子?黄明昊察觉其中诡异,是不是希侃又惹什么事了,楼上老师不好意思自己丢人现眼才让雯珺哥去的?

诶,这事一桩桩一件件的累积起来也不少了。我心疼下雯珺哥指不定又要被希侃他班的灭绝师太炮轰。上回我们在小学部的廊上打球的时候就被她训得狗血淋头。得,一时半会儿怕是回不来了。范丞丞虚情假意地叹气,实则心中幸灾乐祸。
黄明昊不安地一遍又一遍洗牌: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2.
事实证明黄明昊的预感是没错的。

放毕雯珺满面杀气地打开寝室门随后果断麻利地就是一个反锁,寝室内拿纸牌搭桥玩的两个人才感到了不对劲。
范丞丞手一个哆嗦,原本好不容易叠出来的两三层就毁于一旦,黄明昊迅速把残骸收拾起来,却被毕雯珺一下抓住了手。

这么急着收啊?周五晚上我没回来你们就净寻思蒙骗我小孩是吧,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毕雯珺的声音还是温温柔柔的,面上带笑,只是不难感觉到他声线里努力抑制的愤怒和咬牙切齿。
分明是六七月的天了,范丞丞却感到背后发寒,周身仿若冰冻三尺。

雯珺哥你有话说清楚,谁就你小孩了?那天主任没有在,希侃就下来问我们作业,我们老实教他的。绝对没有和你争宠的意思,信我。
黄明昊鼓起勇气,在心中暗戳戳发誓要把先前弃暗投明坚持正确选择的精神发扬到底。摆出难得的强硬姿态对上毕雯珺。

毕雯珺冷笑两声,拿出一个皱皱巴巴的小学生作业本就拍在黄明昊和范丞丞面前打牌的桌上。手飞快翻着,一阵眼花缭乱之后锁定在了某一个画满红叉的页面。

你们教一年级小朋友组词,组到老师约家长办公室喝茶的地步,不得了。

范丞丞只觉得短片的记忆突然被强行串回来,心虚地和黄明昊对视一眼。

3.
事情的确就发生在被毕雯珺悔恨不已疏忽到的周五晚上。
学校突然要求周五晚上全体老师开会,所以马上就要中考的初三学生们告别晚自习,举校狂欢。

宿舍楼上两层下三区,楼上住着一些老师及其亲属,楼下是闹哄哄的中学生们。李希侃就是在校内素有逃锅之王恶名某位主任的年幼孩子,毕雯珺等人初二的时候李豆豆小朋友刚刚迈入小学的大门。从此毕雯珺就在给李希侃收拾烂摊子的路上一去不返。

逃锅之王的某位主任掂量掂量着,想起来有毕雯珺这样一个竹马竹马可以无限顶锅,几乎是把自己儿子扔给了毕雯珺照顾。按照范丞丞等人的调侃就是“自己媳妇自己养”。
毕雯珺对于这个说法态度始终是趋于冷淡。逃锅之王别的不管,却偏偏把李希侃平日和学长们的交流限制得死死的。在她眼里除了毕雯珺他们整个宿舍的都不靠谱,所以李希侃也只敢在逃锅之王不在的时候偷摸着跑下来找范丞丞黄明昊他们。

黄明昊咸鱼瘫在宿舍的时候听见了李希侃小心翼翼的敲门声,霎时间欣喜万分。小朋友拿着作业本跑进来,轻轻叫了声老乡哥们。

你们以后不要带坏我小孩,希侃本来多好一根正苗红好少年,跟你们混我担心。
这是毕雯珺的原话。

如何用“笑”字组词?
当根正苗红李希侃拿着二年级语文练习册向黄明昊等提出这个世纪疑难杂题时,宿舍众人纷纷将毕雯珺的交代抛在脑后。

这有什么难,奸笑淫笑刚好就凑俩,信哥。随随便便写。范丞丞提道。
李希侃认真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回答:可是我都不会写。
不会写啊?没事。范丞丞说,让你温州哥哥帮你写在旁边,你再自己抄上去。昊昊你来,没有多的纸了你就写我手上。
黄明昊一边写一边笑,写完不忘重重锤了范丞丞两下,说出事了就你来背锅,可不关我的事。



但是你们一个也跑不了。毕雯珺把李希侃的作业本收起来,一拉椅子坐下,现在看来我说的你们压根就没听进去是吧,不是打牌吗?把牌拿出来。

别,千万别。范丞丞求饶,我们真错了,不该拱你家好白菜,雯珺哥我求求你别赌了,我这底裤还是借的炸斯汀的穿,再输下去我这个月要吃土。

记着你今天说的,范丞丞。

4.
雯珺啊,不是我说你也看着点希侃吧。灭绝师太语重心长地对毕雯珺说。你看看这作业写的都是些什么?
毕雯珺不动声色地把委委屈屈的李希侃拉到自己身后,低着头像个规规矩矩的好孩子似的回答老师:嗯,老师我知道了。这次是我管教不严,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



李希侃,跟你说多少次了。作业不懂的不要跑去问黄明昊他们,个个没安好心。你下次再这样我打你了。毕雯珺一出办公室就把小孩押到一个角落里,半蹲下来跟他说话。
李希侃迷迷糊糊地好像一直没睡醒,被毕雯珺握住了双手威胁了,撇撇嘴,挣脱开毕雯珺温热的手心:你都没时间管我了。还不让我去找别人玩。

你这小孩真是。
真是什么?李希侃不服气顶嘴。

毕雯珺这下也不怎么生气了,摸着他的头说行行行,大不了以后我多陪你就是。怎么还这么不听话。
此时恰巧有结伴而行的初中女孩子路过,远远地瞟了一眼兄弟情深的画面,女生甲还好奇地张望了一下。女生乙只是飞快扫过,扯着撒不开丫子走路的姑娘迅速小跑撤离现场。

诶,你说那俩兄弟是干啥呀。我咋看咋像慈祥老父和懵懂少年,有点不对劲啊。那大猪蹄子想把我小侃儿子拐哪去?那女孩三步一回头。
你可长点心吧,口口声声儿子儿子的,不怕臊。同伴锤她肩膀,毕雯珺学长这几个学期来又当爹又当妈的多不容易你懂吗?不懂别搁这瞎唠嗑。你有脸我的还丢不起呢。

李希侃好的不听,愣把这些议论纷纷乱七八糟的听了个一字不落。毕雯珺站起身,接过李希侃抱在怀里的书包,一手拿着另一手便自然而然揽住小朋友的肩膀,也不管周围人形形色色的目光。

八岁的李豆豆小朋友和十五岁的毕雯珺走在一起,身高差还是相当引人注目的。李希侃总算晓得要听话了,和毕雯珺走回宿舍的路上几乎一言不发。毕雯珺悄悄地低头看着郁闷的小朋友,好像连发旋里都明白写着不开心。

快到宿舍楼的时候,毕雯珺让李希侃站在树下等着,自己跑了趟楼边的小卖部。李希侃看见毕雯珺回来的时候手上还拿着平日里母亲绝对不会给自己买的碎冰,霎时间一切不快烟消云散,笑得眼睛都没了。
毕雯珺跑到他身边,顺带给李希侃从中间掰断,递给了眉开眼笑的小朋友。
李希侃也不吃,走两步蹭乎在毕雯珺身上,仰着天真无邪的小脸看他:哥哥,你和我一起吃。

我不吃甜的,你自己吃。毕雯珺拒绝。
李希侃固执地坚持:这个本来就是给两个人一块吃的零食嘛,我自己吃另外半截来不及会融化的。
毕雯珺眼瞅着这天热得发慌搁阳台上晒锅的次啦次啦放光,一思量成吧。拆开袋子尝了一下,被学校老师联合抵制却依旧畅销的所谓劣质冰品味道出乎意料的还不错,甜丝丝的冰水顺着口腔流进喉中,似乎连夏日里的烦躁都被冲淡了。
毕雯珺想起来什么,回了头跟李希侃说:就给你买一次,下不为例。

李希侃敷衍地点点头,听到毕雯珺这话情绪也没见低落。小孩子的情绪都是写在脸上的,你对他好他就会同样对你好,就是很简单。
这要是有天李希侃在街上遇到人贩子了,不会也就因为一条碎冰就傻颠颠跟人走了吧。毕雯珺很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但是还没有等他想出来护好自家小孩的最佳方案,李希侃就又给他多折腾出事。
毕雯珺无奈地看着李希侃衣服上的甜水的水渍,再次确认了必须要认清命运,然后接受现实。等着李希侃那个省心的妈发现了估计要过来先用一番口水把毕雯珺湮灭掉。
所以不能让她发现。

我就不应该给你买这东西。毕雯珺道。摊上你这小祖宗我算是认命了。

5.
抚顺赌王,在给李希侃一顿收拾又帮他洗了衣服以后,把今天受的倒霉气都归结到了范丞丞和黄明昊身上。回寝室后快准狠地和俩xxj撂了牌——真的撂了牌,在黄明昊偷藏了两个王的情况下赢了半个月的午餐钱。又恶狠狠地让他们以后休想要再骗李希侃,为自家孩子的健康成长扫清了又一隐患。
范丞丞和黄明昊十分憋屈,遂将此事扩大化在初中部内张扬,并且试图抹去原版故事中二人作为绝对反派的明显污点,大肆渲染毕雯珺为了李希侃与他们兄弟反目并且上到赌场以死相逼,步步为敌的恶劣事件。
一时间众人哗然。

毕雯珺已经收到了许多初三的女生拜托带给李希侃的零食小吃。终于有了危机感的毕·今天也没省心·雯珺,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比如去接送李希侃的时候突然发现好多女生如同私生饭一般在暗处窥视,比如李希侃闲聊的时候突然问毕雯珺:哥,什么叫做父子局?

你哪听来这些?毕雯珺想着,总不好解释那些掰头谁输了谁叫爸爸的肮脏游戏潜规则,这样会祸害了小孩子纯洁幼小的心灵,不行我不能说。

为什么那些姐姐都说想当我妈妈?嗯,还有纠结究竟当我妈妈还是当我嫂子的。李希侃的小脑瓜子想不明白这些复杂的东西,毕雯珺越听脸越黑。



诶呀妈呀,脑瓜子疼。


TBC



评论(1)

热度(20)

  1. 一杯毒奶+是你大安哥鸭 转载了此文字
    冲鸭!!!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