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毒奶+

瞎几把乱磕
富贵平安是真的
底线@沈安龄

【毕侃】悠然光阴

七夕节礼物收到了 我爱你

沈安龄:

俗到透顶的风雪之事罢。
我真的毫无保留给你,欢喜是你,惆怅是你。寒冬初雪的并肩是你,暖春艳阳的守望是你。
来日方长,是否愿意和我走下去。肉体消亡的前一刻也相拥缠绵,直到灵魂的尽头,没有任何可以阻拦我们在一起。


七夕快乐。




ooc预警





1.一方的起床气

毕雯珺一直以来都知道,自家的小朋友有严重得不行的起床气。
就像现在这样,李希侃整个人埋在被子里,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小半张脸暴露在空气中。毕雯珺叹了口气,准备面对每天第一个严峻的考验——叫李希侃起床。
“小侃。”他靠近李希侃的耳边轻轻唤道,李希侃晃了晃头,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找了个舒适的姿势继续睡。
“起床了,听话。”毕雯珺扯扯被子,想着把李希侃给强行抓起来,一会儿还有飞机行程要赶。李希侃迷迷糊糊听见毕雯珺的呼唤,维持着仅存的理智立起身来,揉着眼睛看他。

“我就再睡五分钟……”李希侃说完便又要倒下去,毕雯珺伸手按住他:“清醒一点,一会还有行程你再睡下去是想要误机吗?”
一边伸手秃撸起李希侃的一头黄毛,被气大的小朋友一把拍掉手。不知道哪里来的精神,紧握着毕雯珺的手腕就一口咬了下去。

意识处于完全混乱状态的人是不具备自我控制的能力的,于是这力道咬在毕雯珺手上就重了许多。毕雯珺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另一只手不安分地凑在李希侃腰间,顺着他身体的线条摸进衣服内,寻思这人瘦得不成样子,也就臀部还有二两肉。示威一般在李希侃腰上捏了一把。
李希侃依旧没有半点悔改之意,变本加厉地环住毕雯珺,被他带着勉强起了床。嘴里喋喋不休嘟囔道:“老毕你这人怎么这样,扰人清梦万恶之首啊你知道吗……”
毕雯珺不理他,就当小孩宿醉没醒,半拖半抱把李希侃带往卫生间。


李希侃突然乖起来,贴着毕雯珺,让放掉被子就放掉被子,一步步跟着他走。踏进卫生间的时候却突然暴动。男友力爆发把毕雯珺用力压在门板上,垫着脚挨在他颈间吹热气。
毕雯珺一时呆住,倒也没有反抗,是想看看小孩究竟抱了什么心思。
李希侃捧起毕雯珺刚刚被自己咬过的手,脸色认真地盯了一两秒,吻上了那个没有消退的咬痕。
毕雯珺内心一震,更夸张的是接下来李希侃伸出舌头,小心翼翼舔了舔那道淡红色的印记。



“我的。”李希侃一脸得意地宣誓自己的主权,不知道是说那个痕迹还是那个人。仿佛瞬间切换回了正常模式,眼睛调皮地眨眨,对他笑得眉眼弯弯,像不怀好意的狐狸。




毕雯珺道:“万恶之首是你。”
“为何?”
李希侃好生不解,一面对着镜子洗洗漱漱,一面对着映在镜子里那道过于灼热的目光口齿不清地说道。


“盗窃其一。”

“其二,你知道吧。引诱犯罪,是几百上千的法律条目中行径最为恶劣的。”
毕雯珺从后面揽住李希侃,下巴搁在他肩膀上。微微偏过头,亲上李希侃颈侧。



偷走我的心,就不要再想着跑了。





2.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难得的假期夜晚。
对于李希侃提出的一起看恐怖片的计划,毕雯珺内心其实是极度抗拒的。只是耐不住自家爱人的软磨硬泡,午夜零时还是被拉在了电视前准时恭候某岛国著名电影的播出。

“老毕。”
“嗯。”
“老毕。”
“嗯。”
“老毕。”
“你手心上都是冷汗,小侃。”

毕雯珺无奈地攥紧李希侃,注意力逐渐涣散,由电视屏幕转移到身边的人身上。狐狸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惊恐的目光透过刘海的遮掩显露无疑。
屏幕上白衣女鬼忽然暴动,手持还在发出呻吟声的人头、吊着一双不见眼白瞳孔的眼睛冲上来,笑得狰狞万分。
李希侃顿时吓得一缩,下意识往毕雯珺一边迅速靠近。事实上是几乎只有一秒的时间来得及反应,李希侃伸手抱住毕雯珺往自己怀里按住:“老毕你不要怕,让你侃爷我来保护你!”


“……”
毕雯珺感觉到李希侃的颤抖,爱人身上清新的沐浴露香气带着一丝丝甜味。他扶着李希侃肩头从狐狸身上起来,李希侃惊魂未定,闹了刚刚那么一出倒是有些尴尬了。放开了毕雯珺坐正,继续看电影,但是思绪却早已飘到九霄云外。

李希侃强迫着自己回复影片刚刚进入高潮时那种精神状态,到了快一点却撑不住上下眼皮打架。毕雯珺有一直注意到他的昏昏欲睡,提出了要不今天就这样吧咱们改日再整这玩意行不行,却被李希侃义正严辞地拒绝了。
对方美曰其名这是商务精英男士的基本操守问题,越是困倦越得像个男人一样经受恐怖片的磨炼。
毕雯珺面对李希侃不像样的借口努力进行表情管理,维持着作为新一代优秀idol的基本素质。也知道李希侃发起倔来十头牛也拉不动,向来依着他,这会儿便不再说什么。

又僵持了一会。


“……”


“小侃,你拿的这个碟是什么。”毕雯珺努力想别过自己的视线,电影画面中突然出现不可描述的景象令他有些胆战心惊。虽然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但是面对着自己的爱人,一同看这种片段,难免……


李希侃仔细想了想,支支吾吾地回答:“岛国恐怖片。”
“啥片?”
“岛国恐怖爱情片……”
“你再说一次,这是什么片?”
“岛国恐怖爱情…动作片……”
李希侃也是后知后觉地感到不对劲,电影里嗯嗯啊啊的声音不受控制地顺着耳朵传进自己大脑里。李希侃收回自己的视线,蓝光的照映下难以看出他发红的耳后根。

毕雯珺拿起遥控器按掉这诡异的岛国名电影,上前收回了光盘。窗外孤寂冷廖的灯光透着薄薄一层窗纱,在室内打出一片暖色。毕雯珺也刻意没有开灯,忍着全身上下的燥热在窗前踱了两步,看着碟上的中文翻译轻轻笑道:“还是限制级BOY LOVE,李希侃,不得了啊。”
“我不是故意的,买碟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今天因为要和你看才拆的光盘。”李希侃急切的辩解,话头却被越带越远,说得暧昧,渐渐偏离了正常轨线。
他支支吾吾的,害怕地看着爱人眼里添的几分晦暗不明,衣领的扣子已经被指节分明的手略带粗暴地解开。毕雯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一时间李希侃心中五味参杂,竟不知如何表述。


毕雯珺牵牵他的手,下半身不动声色地硬了。


“性暗示?”


毕雯珺一脸温柔,看似不经意地勾住李希侃肩膀,实际动作是不容小狐狸逃开半分。
眼中的李希侃被星星簇拥,路的尽头是繁花似锦,染着人间的明媚烟火与一同所爱的万般欢喜。


3.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毕雯珺赶完通告已经一天将尽。打开他们家的门时尽量避免发出大的声响吵到有可能瘫在客厅沙发上还开着电视却不省人事的李希侃。
进门后出乎意料的,室内没有开灯,只浴室的门关着,不透明的玻璃上隐隐约约可见一个人影。流水的声音伴奏心里的遐思旖念将毕雯珺扰乱。
他认命地收拾李希侃放在桌子上的外卖盒子,果然他不在期间李希侃整个就是与外卖相依为命的状态。
这样不行,对身体特别不好。毕雯珺想。

忽然水流声停了,门锁动了一下,开了。
李希侃赤着双脚走出来,水汽随着他开门的动作蔓延了出来,屋中的气氛忽然燥热。
毕雯珺翘着腿坐在椅子上,特有气派的大老爷们样子目送李希侃。
李希侃面上带着被过高的温度蒸出的潮红。颜色略微的迷离,跌跌撞撞地脚步打滑。
他只围了条浴巾在腰间,白皙的皮肤大面积裸露在外,头发是湿漉漉的,额前的头发拨到后面,水顺着往下流,落在李希侃走过的地方。

毕雯珺咽口水。

“诶呀妈呀老毕你啥时候进来的。”
李希侃没有戴角膜接触的时候眼神差得离谱,这才看见室内的第二个人。腿一软险些坐到地上,也许和抚顺人待久了竟然下意识蹦出一句东北腔调的话。

“我是魔鬼吗?”
毕雯珺笑着去扶他,口中念叨着李希侃你吓成这样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亏心事了。目光不自觉地往李希侃身上游离,李希侃笑着推他一把,说毕雯珺你往哪看呢。
“还注意我往哪看?一个大活人在房里你都能视而不见,这回怎么视力突然那么好了?”毕雯珺道。


李希侃随手拿过搁在椅靠上的白色衬衣,也不管是谁的就穿上。
“你的目光太…太热切了,像要把我吃了一样。我消受不起。”


他背对着毕雯珺把衣服穿好,一颗颗将扣子系上。李希侃身上还残有水的痕迹,染在干净的布料上,晕成暧昧的色块。


“小侃。”
“嗯?”
李希侃应道,回过身时歪了歪头。


“雯珺,你怎么流鼻血了?”


4.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这个年龄的男孩子普遍对于战斗有着一种痴迷,向往着冲锋陷阵杀敌无数,向往一场轰轰烈烈的吃鸡。

毕雯珺和李希侃也绝不例外。

某个平常的不需要繁忙工作的休息日,李希侃完成了偶练开播以来最为惊世骇俗的历史性突破——打破了厂内弟兄朱正廷落地成盒的次数记录。
为此八方友人纷纷发来贺电恭喜,对于毕雯珺和李希侃关系心知肚明的乐华忙内Justin第一时间对着毕雯珺发动夺命十连call。让他帮忙提升下自己温州老乡无法言述的枪战技术,实在不行起码控制不要再放李希侃进游戏荼毒他人,以免造成更严重的生灵涂炭。

毕雯珺自然是管不住李希侃的,甚至还被强行组队带进排位,随后在勉强坚持了五分多钟后中断游戏。忍无可忍又似笑非笑地对心虚不敢抬头的李希侃说道:“小侃,我现在觉得,他们之前对你下的毫无攻击力之类的定义是相当不正确的。”

“你的teammate kill真的棒,我无fack说。坐等国服第一TK被腾讯游戏官方永久封杀。手动再见。”

“咋?老毕你瞧不起人是吧。”李希侃游戏也不玩,拍案而起,“侃爷我告诉你,teammate kill也是kill。就算被ban,就算蓝字万年,我李希侃也绝对不向恶势力屈服!不再让人奶我!!!”

好一个铁骨铮铮。

李希侃站立,鼓足勇气俯视着端正坐着的毕雯珺,理不直气直。到后来被毕雯珺盯着那嚣张堪比真香雅士的劲头也逐渐疲软下去,小小声道了句抱歉。
“好了。别和我吃鸡了,对不住,我会连累你的。”
奶音带着委屈懊恼,情绪明显低落。毕雯珺看着李希侃那样,一点气也没了,连带眼底沾染笑意,伸手把李希侃扯回来:“不和你吃鸡了,农药solo一局。其他没说的下个ID见。”

“但是小侃。”毕雯珺倏忽压低嗓音,折成几分沙哑的诱惑:“既然是游戏,总要有个赌注才好玩。”
“输家可就要做好心理准备了,你觉得怎么样,侃爷?”

他附在李希侃耳边把条件说了,然后满意地给几乎在炸毛边缘的狐狸理情绪。
毕雯珺笑得如春风拂面,慵懒的温暖蔓延到李希侃的眉眼间。下一秒冰凉的气息落在他的鼻梁上,唇舌之间吟唱旖旎歌曲。



jjjustin0219:雯珺哥!!那事办的怎么样了,怎么一天没动静了你倒是给个信啊?!
Biiiii毕雯珺:你放心吧,预计未来三个月内是不敢碰游戏的了。



黄明昊:???



5.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厂内两个温州人是冲浪爱好者,众人皆知。
前些日子微博的粉丝们纷纷转发留言恭喜李希侃喜提自家超话荣誉主持人称号。后李希侃晚间冲浪,登进了小号视奸粉丝动态。

有时兴致来了也会找一找自己的同人文来看,于是总算见识了就算过了几个月热度依旧居高不下的毕侃。
虽然之前略有耳闻,但是一直没有机会见识其真面目。在超话里逛了一圈,然后顺着圈里太太们的微博分享等痕迹知道了有个叫lofter的好东西。
注册福特账号是脑子一冲动不计后果的状态下做出的事,李希侃怀着那么一点小忐忑和小期待点击进入查看。

“诶?为什么日榜上那么多链接?这什么啊。”

李希侃掉进了一个满是链接的榜单。

李希侃三观被崩坏一样退了出来。

李希侃鼓足勇气再度冲浪。

然后喜出望外地看到了侃毕和侃alltag,怀着激动的心情没有看参与人数就果断戳进,然后被一条“我要做侃all的开创者”气到吐血。

这是故事的前篇。
毕雯珺偶然间打趣他:“如果以后咱有了孩子,你说取啥名好?”一道说着还开始想入翩翩,李希侃满嘴塞着牛肉,下意识含糊不清地脱口而出“慕珺思侃”。
说完后就紧张地捂住嘴,毕雯珺原本也只是逗他,想看小狐狸炸毛的样子。料定了李希侃不会认真回答这个问题,得到的结果出乎意料,愣了愣神,然后控制不住笑出了泪花。

“老毕你别笑了!”李希侃涨红了脸,放下筷子去揪毕雯珺衣袖子。
“要给你扯坏了,公司衣服很贵的。”毕雯珺还是笑,不轻不重地说了句。话这么讲,却还是纵容着李希侃的狐狸爪子扒在自己身上。长臂一伸把李希侃搂住:“我觉得挺好,真的。没开玩笑。”
李希侃埋在他肩上嘟囔:“都怪那些同人文!太洗脑了,她们从ABO写到哨兵向导,开车生子什么的写起来毫无心理压力…”

“不会远的,小侃。”毕雯珺郑重地对李希侃承诺,“来日方长,在这之前我会努力变强大,强大到足够在圈里立足,可以保护好你。我确信我会拥有面对流言蜚语的勇气,然后我们一起走下去。”
“我也很认真的,虽然在现实中很难出现同人文里的情节,但我会竭尽所能。你想的话,我们可以去领养一对孩子,就叫做慕珺思侃也好。至少我们的故事一定是happy ending。”

李希侃,你信我。





TBC
明天随队出丧,看来不一定有空发了。那就现在吧。
 @一杯毒奶+ 
听你说没人送你七夕礼物?








评论(1)

热度(32)

  1. 一杯毒奶+是你大安哥鸭 转载了此文字
    七夕节礼物收到了 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