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毒奶+

瞎几把乱磕
富贵平安是真的
底线@沈安龄

抄作业引发的爱情(上)

我一万遍滑跪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来晚了

是你大安哥鸭:

我班数学课代表x隔壁的好心班长


沙雕校园爱情故事,关于希望我的文字能给你们带来好心情。


你看这漆黑一片的幽静里藏匿多少求不得解的迷惘。城市的黄昏时候连同云霞都难得镀上一层澄净的金黄。


他来临向来是毫无征兆的。谁的视线盲区里正上演一幕幕悲欢离合,可是既定计划之外的圆满分明也同样如此使人心动。




[某高中校史上十大未解之谜]


1.食堂的肉用鸡究竟是不是校长亲自养的?


2.门禁响铃之后的小树林究竟为何是单身狗禁步之地?


……


范丞丞从高一入学开始就对这所学校的种种不对劲有所察觉。


踩着晨读的铃声从一路而来的值日老师眼下惊险还生。来不及开瓶庆祝顺便接受来自四面八方同好友人的致电祝贺,首先要利用这宝贵的时间解决当下最严峻的一个问题——作业。


每个周一的晨读都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范丞丞眼里,在座各位都心怀鬼胎。一面提防灭绝师太的突袭,一面忍辱负重,用尽自己母胎solo的坚韧不拔向敌营连突炮火,试图在十五分钟内补完周末三天的作业。


范丞丞大爆昨夜一人坚守水晶半小时的手速奋笔疾书,喘息间抬头看了看讲台上狐假虎威的班长,心中怒斥其帝国主义的走狗。


两点钟方向。不对,再偏右,五米之外,调整准星,瞄准,发射。


好的,正中目标。


毕雯珺尤其无奈地从取下范丞丞投过来恰好挂在衣服上的纸团,数学课代表叹了一口气,认命一般地拆开条子。


——雯珺哥!急求数学作业用于救命!!让我们携手抗击黑恶的帝国主义!拥护民主共和!!


毕雯珺笑了一下,手上转动的笔头停下,在纸上龙飞凤舞落下答复,然后在范丞丞期待的目光中将承载其接下来一天命运走向的纸团投了回去。


——借给别人了。请范丞丞同学不要过度依赖课代表的救济,学会自力更生。




呵,班委果然都是大猪蹄子。说什么患难见真情,当年初中时代的互帮互助都是假的,假的,全是假的。


范丞丞心中悲叹随即化为愤然,作为高二反帝组织的领头鹅,再次发誓坚决不为毕雯珺这种叛变分子的淫威所妥协。


生活逼死个人。






第十三次被毕雯珺以作业已经借给别人的理由拒绝之后,范丞丞终于嗅到了其中一丝不对的味道。


年段第一的作业质量绝对有老师认证的保障,因此毕雯珺做的每一份提纲练习向来是众多课业完成困难户挤破头皮也争抢不到的火爆状态。范丞丞和毕雯珺是从小玩到大的情谊,按照初中的班主任所说,“就是穿同一条裤子的,互相打的掩护证词都是包庇都不可信都是他俩蛇鼠一窝私底下串通好的”。


这层非同一般的关系,导致范丞丞和毕雯珺同窗读书的这几年来深切地体会到什么叫做来自学霸的特殊照料与连带福利。


但是两人之间对于抄作业的默契和约定,在上个学期中途就被毕雯珺单方面惨然终结。范丞丞在学科作业纸上画图做着推导,思考间抬头看向右前方坐着的毕雯珺,想起了毕雯珺当时的果断与决绝。


没有丝毫留恋。




可疑的是毕雯珺从来没有透露过究竟是谁拿走了作业,估摸着能一次又一次让范丞丞吃瘪,这一系列行为必然是同一个人做下的。这让范丞丞感到更加的不安和岌岌可危的地位。


男人。






在第二十六次面对老师即将检查而作业全无所做的情况下,范丞丞相当明智地没有选择在毕雯珺那里碰壁。而是转向隔壁阵营寻找出路。


“嘿,隔壁班的兄弟!”范丞丞压低了身子在门前喊了一声,“谁完形填空写了速速救我一命,今日之恩没齿难忘,来日必当重谢。”




一个染着金黄色毛发的乖巧男孩子探了个头出来:“嗷,原来是我们段反帝国主义的骨干人物?久仰久仰,你等着,我去问问他们谁写了能借你一个。”


热泪盈眶。




长期受到毕雯珺欺压的苦难人民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眼泪,趴在门框上对着男孩伸出尔康手:“同志,你是民主共和的骄傲!为素质教育维权的精英!!告诉我你的名字!”




男孩正顺着座位顺序挨个问下去,听到这一句时回过头来,窗边恰巧有阳光照射进来,笑得像个小太阳。




“Justin。”他喊,“我叫Justin。”




“哦,炸斯汀。”范丞丞回喊,“我记住你了!炸斯汀!”










“得了你俩。”有个狐狸模样的男孩从讲台上走下来,“视班长如无物啊?自习课就知道胡来了,黄明昊你要不现在跑过去和他上演You jump I jump?”


黄明昊听得笑起来,嘻嘻哈哈地走过去扯扯他的校服袖子:“小侃哥,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班长了,通融这位同学一次好了。这两天的作业真不是人能做得完的。”


“行行行,我拿你没有办法。”男孩扶额,“我说Justin你真是胳膊肘净往外拐,我们同班的也没见你那么殷勤。我问你你自己写了作业没有。”


黄明昊没有正面回答,打了个哈哈就想要糊弄过去。男孩摇摇头,也没有再为难他。范丞丞这才看清楚他刚刚走过来正抱着一个文件夹,抽出来两张卷子随手递给范丞丞:“估摸你不止完形填空没做……拿去应付应付吧,下节课记得给我还回来。”


范丞丞愣愣地盯着男孩在过长的刘海遮掩下那道清澈的目光,如同进行一项神圣交接仪式一样双手接过试卷,颤颤巍巍。整洁的卷面上方有一个清秀的名字。




李希侃。




隔壁班的班长是个好人。在自家课代表面前遭遇了不计其数苦痛折辱后的范丞丞第一时间在心中下了定论。






当英语老师的板擦贴着脸飞过去后,范丞丞收回了自己刚刚那句话。




“范丞丞毕雯珺,你们怎么回事?错得一模一样是当我看不出来背地里搞什么手脚吗?”


凶悍的老教师哗啦一下把两本作业拍到讲台桌上,怒骂道:“就这点水准,你初中老师怎么教的?半个字没改动,像拼写错误这种低级问题居然从原版保留到翻版?丢人,小学生抄作业都比你有技术含量。”


哄堂大笑。




技术流嘲讽才是致命嘲讽。




毕雯珺站起来,疑惑地向范丞丞投去一个目光,没有表现得太过慌乱。


范丞丞脑子里一片空白。




黄新淳坐在他后边用笔头戳了戳范丞丞:“我说丞丞你咋这么不检点呢?抄作业能全抄一样的,你看给雯珺哥连累成啥样了。”




“怎么可能?”范丞丞理不清楚逻辑关系,看着毕雯珺一脸的云淡风轻不知所措,不自觉喃喃出声。




老师气得缓不过劲,连着喝了半杯水才强强压制住直接把胆大包天的学生直接从五楼阳台扔下去的冲动。思量了一下犹觉不够解气,必须要好好羞辱一番,杀鸡儆猴,以示众人。


重新抄起两本作业放在大屏显示台上。这下好,求锤得锤。










因为抄的不是本班的作业,所以没有保留之前刻意改上不同答案的防护行为。顶风作案而心知肚明的某人在极度愤恨和冷静的矛盾中分析。


但是为什么李希侃的答案会和毕雯珺的一模一样呢?




范丞丞突然想到每次在毕雯珺那头吃瘪,课代表笑得一脸温柔,对他说“作业已经借给别人了”。


那神情没有被火急火燎的范丞丞留心过,现在细想起来,前因后果顿时了然。




他明白那种不对的味道是什么了。




哦,是恋爱的酸臭味。








李希侃迷迷糊糊睡在课桌上,放学的铃声响过了一轮。教室里的人大概也散了个七七八八,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打扰班长大人正常休息,对此李希侃一度感到十分满意。




毕雯珺进来的时候恰巧就看到这样的画面,入秋后气候就降下来,冬季的青蛙服外套确实不甚保暖。李希侃扯着校服领子拉到脑袋以上,拉链拉严实了,好像不愿意被窗户边的刺目光线和外界的喧闹纷杂分开注意力。


狐狸崽子睡觉的时候也是可爱的。




。。。


毕雯珺收起了自己心中乱七八糟的想法。走近了坐到李希侃前面的位置上看他,一撮翘起的头发不安分地从领口露出来。他拍了拍李希侃的肩,凑近隔着外套对他说道:“快要清校了,你要睡回家再睡,不要这样。闷。”




李希侃无动于衷。




毕雯珺也毫不客气,直接上手拉开了外套的拉链,胡乱撸两把他的毛:“快点起来。我要锁门了。”




“你别揉了,在揉你侃爷我就要秃了。”李希侃拍开毕雯珺的手,“我好困。”




南方人特有的绵软的音色还带着方才睡醒的沙哑勾得人心微微一颤。毕雯珺于是放低了声线,学着李希侃和他趴在一张桌上,伸手拨开了他的刘海。


“你昨天晚上偷鸡摸狗去了?”他好笑地问道,怎么每次看见李希侃都那么困的样子。




“照你这么说,我每天晚上都在偷鸡摸狗。”狐狸崽子眼睛都不愿睁开,哼哼唧唧地和毕雯珺争辩。“我有用心学习的!才不是你们那样!”




“我们哪样?”




“哼,帝国主义势力下的反动分子。”李希侃疲倦之下口不择言,毕雯珺一时不解其意,随即反应过来这是本班某个中国近代史次次和及格线打擦边球的小孩经常性滥用词语对应试教育体系的严肃批判。


“好的不学学坏的。”毕雯珺轻声骂他,狐言乱语的某人转了个头用后脑勺对着他,自顾自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就再次不省人事了。




毕雯珺有心要逗他,也不急着在清校之前把狐狸从教室里赶走,继续不依不饶地缠:“原来你所谓好好学习的方式就是每天让我给你捎作业,抄得可还开心?今天似乎是助人为乐帮助了一个失足少年,那有请李希侃同学回答一下好心办成坏事的感受是怎样的?”




李希侃没有回答他,但是毕雯珺清楚地看到了他发红的耳根,后脑勺都是很可爱的样子。




“笑,你就笑吧。”李希侃听到声音转过头来,“小心给你笑成半永久法令纹我跟你说,我就知道之前那些无知的学姐学妹说的什么校园十大未解之谜,高二某班班长毕雯珺为什么高冷都是假的。比食堂的咖喱牛肉还水!亏我之前还小心翼翼提防你避免冷场,现在你让我李希侃情何以堪?!”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毕雯珺听得更加愉快起来,帮着李希侃收拾着桌上胡乱摆放的书本习题:“行了,不和你闹了。班长大人配合一下我卑微课代表的工作任务吧,不然等你班同学回来我也不好交差。”






李希侃这回倒是听话,估摸着起床气也消干净了,毕雯珺帮他拎着书包,就自然而然伸展手臂让毕雯珺帮忙把书包挂到身上去。


毕雯珺给他把卫衣的帽子扯出来,随口说了一句:“今天作业给你放在书包里了,明天不要再给老师抓包。尤其是不要把作业借给范丞丞,一定不能。”




我靠,又关我什么事啊。在门口偷听的范丞丞差点怒骂出声,毕雯珺似乎不怎么放心,再三强调嘱托,李希侃点了点头,应下来。


“雯珺哥这是演得好一出夫唱夫随。”黄新淳感慨道,“范丞丞,死了这条心吧,自食其力使人的精神得到升华。”


“别说升华了,我现在就能直接升天。”范丞丞道,“为什么他们都发展到这样了我还蒙在鼓里?当初说什么兄弟一生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我现在是看清楚了。重色轻友毕雯珺,我记住了。”




黄新淳给了他一个惊异中不乏淡淡怜悯的表情:“哦,原来你现在才知道吗?”


“新淳,敢情你也和他合伙骗我?!”范丞丞转头和他对视,一瞬间看淡了人生。




“他们要出来了,快点走。”黄新淳勘查了敌情,没有立刻回答范丞丞,飞速地背过身压了身形往相反方向跑。


“等下再跟你说。”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黄新淳抿了一口水,“话说事情的开端是怎样的你应该不至于一概不知吧,我们高一开学那天,李希侃作为全年段唯一一个报道走错班级并且在隔壁班睡了一个上午的神人,可是在当时成为了校园舆论的焦点,当初学校的论坛和某乎上刷的都是他。”




“我真不知道。”范丞丞如实回答。




“昨日无知今日痛啊。你家那头是现在刚刚通网是吗?”黄新淳恨铁不成钢,“对了不好意思,我忘记你高一报道那天网吧包宿来着,年代太过久远,不要介意。”




“当时雯珺哥就坐在他同桌的位置上,盯着李希侃就盯了一个上午,莫名其妙还帮人家打掩护,不让灭绝师太有所察觉。”


“我说怎么这么古怪呢,报道结束以后,灭绝师太走了,所有人的目光就落在李希侃身上。”




“这什么掉头爱情的戏码,”范丞丞吐槽道,“还帮人家打掩护?一见钟情吗?”




“呃…小孩子不要想得那么天真好不好,雯珺哥的居心险恶是你绝对预料不到剧情发展的那种。不过说一见钟情,倒也没什么差错…”


黄新淳为难地措着辞,最后索性不再围绕“是否一见钟情”和范丞丞弯弯绕绕下去:“反正你毕嘴!继续听我说!”




“毕雯珺朝着全班打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对!就是那一下奠定了他之后在班级食物链顶端的位置,而且彻底暴露了其阴险狡诈!”


“他!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快狠准地对着李希侃的绝美睡颜来了个加特林式扫射抓拍!!当毕雯珺放下手机的那一刻,全班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爆笑,其惊世骇俗真乃九月开学季校园一大奇观…”




“hhhhhh雯珺哥当年干的都是什么人事啊。”范丞丞在黄新淳声情并茂的演绎下发出了山东大白鹅式的笑声。


“我当时估计就和你现在一个样,但是你没机会到现场感受一下那个惊人氛围,可惜了。”黄新淳摇摇头。




“所以后来怎么样?”




“后来还能怎么样?李希侃迷迷糊糊地被吵醒了,恰巧我们班太过吵闹吸引了隔壁班主任过来,生物张正愁点名有人缺了没来,以为给人孩子弄丢了…就这样李希侃被领走了,这二位的梁子也算结下了。”




“不过这不是最后的结局。”黄新淳顿了顿,又说道:“要说这生物张也是不按常理出牌,私底下去找了毕雯珺要了一张李希侃的照片,复印下来张贴在班级大门上。那个你总不会没看过吧,希望睡神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原来高一那张照片是雯珺哥拍的吗?为什么我不知道啊。”范丞丞继续懵。




“傻,你现在泡吧打怪,你知道每个游戏的设计师是谁吗?”黄新淳嫌弃道,“真正作出丰功伟绩的能人都是不为人知的,懂不懂。”


“后来生物张为了让李希侃重新做人,甚至让他当了班长…两个班委在办公室的碰面率高得惊人。这件事在年段流传度很广,终于李希侃忍受不了有人再拿睡神镇门图的事情调侃他了,他终于奋起反抗,和毕雯珺进行了不可告人的交易。”




“咳咳。”范丞丞说,你用词注意一点,“我总容易想歪。”


黄新淳应了一声:“随后,就有了广为人知的泼墨门事件,总之画像是撤下来了,可是李希侃犹觉十分吃亏。”






“你好过份…偷拍我睡觉就算了,居然还出卖我的肖像权,你……”李希侃面红耳赤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毕雯珺好笑地看着李希侃,问:“怎么才能原谅我?”


“唔…这样,昨晚的完形填空借我抄抄,我就不和你计较。”




TBC




是想给毒奶老师的生日礼物。抱歉礼物迟到了,希望我的心意没有迟到。


【2018.11.18】 @一杯毒奶+ 生日快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评论(1)

热度(131)

  1. 一杯毒奶+是你大安哥鸭 转载了此文字
    我一万遍滑跪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来晚了